如果你問我,現在最佩服的韓國導演是哪一位,我絕對會回答是奉俊昊(BONG Joon-Ho),因為只要看過他最近的作品《非常母親》(Mother),還有過去那兩部早已是經典的《殺人回憶》(Memories of Murder)、《駭人怪物》(The Host)之後,相信你一定會對他肅然起敬。他不像金基德著墨於暴力與性愛,或是朴贊郁的仇恨、憤怒主題,他的特色是以精準的影像風格以及善用歷史文化、社會環境延伸出的架構,還有那令人著迷的說故事功力與流露出的黑色幽默,所以本周電上癮將為大家介紹這位九年只拍四部作品,卻部部可觀的韓國導演。


奉俊昊生於首爾,畢業於延世大學社會學系。 2000年他拍出了他第一部長篇作品《綁架門口狗》(Barking Dogs Never Bite) 描寫失業的大學講師,在家被妻子輕視,又被鄰居的狗吠聲吵得不堪其擾,忍無可忍之下,決定綁架狗,甚至虐待牠,卻也引發一連串的風波…。

這部電影有趣的風格,突梯的情節,果然引起大家的注目,而他也逐漸開始展現對於現代人的人性黑暗面刻劃。不過這電影還是有的生疏的技法以及鬆散的結構缺點,還好接下來的這部作品,那才真正讓他名聲鶴起。

2003年,他執導了《殺人回憶》,本片改編自真人實事,講的是八十年代韓國,在一個看似純樸的小鄉村,發生專門在雨天的連環強姦殺人事件,當時有十名女子受害,僅一人意外倖存。在當時警方搜查了約兩萬名嫌疑犯,但還是一無所獲,全案在2006年4月2日因為過了法律追訴期而終止偵查。

《殺人回憶》的開場以静瑟優美的金黃麥田為背景,整部片的構圖精妙,例如警察在辦案時說著被害主角都身著紅色衣物,旁邊就佇立一根有著紅色衣物的稻草人。導演運用兩位個性迥異的警察辦案所摩擦出的火花,製造該有的戲劇基點,再藉由當時不人道的辦案方式(屈打成招),諷刺警察的辦案態度與體制,還有兼帶到當時示威運動的插曲,奉俊昊嫻練精準的影像功力,用一個電影包容多樣的題材的手法逐漸成熟。

本片厲害在於編導運用許多線索讓觀眾一起尋兇,例如廣播點歌、雨天、紅衣物,透過故佈疑陣的懸疑,其實刻意混淆了觀眾的判斷,所以當片尾兇手就要呼之欲出,大家以為壓抑的情緒就要得到宣洩時,導演又來的大反轉,令人啞口無言,這剛好恰如本片所營造的氛圍,讓觀眾想大喊兇手到底是誰!

接下來的《駭人怪物》是奉俊昊所執導的第三部作品,男主角依舊是《殺人回憶》的宋康昊。這部作品敘述漢江受美國廢棄化學物所污染,出現了一名巨型變種怪物,忽然間,這生物快速地爬上岸邊,攻擊起圍觀的人,漢江河岸頓時成了人間煉獄…。

光看劇情你一定會以為是另一部《酷斯拉》,但奉俊昊將南韓對於美國的愛恨情仇轉化為駭人怪物的超現實設計,這才是高招。所以他表面是災難片,但骨子裡賣的卻是一則政治寓言。

導演在處理這部片時依舊保有豐富的商業元素,例如極佳的視覺特效、縝密的分鏡剪輯,怪獸的追殺與百姓的恐慌逃亡,所拉扯出的高度張力,幾乎不會讓人有喘息的空間。

尤其是怪獸出場時,本來無知的好玩人們用垃圾丟他,突然間牠消失,卻又從前方上岸,朝銀幕方向步步逼近,場面調度成功造成的觀影的恐慌感,叫一堆怪獸災難片都顯得幼稚不堪。

電影跟《殺人回憶》一樣也充滿小人物的草根特質和黑色幽默,主角宋康昊一家人的角色塑造鮮明立體,宋康昊傻憨貪睡,卻愛女心切,叔叔是聰明的大學生,卻也因學運問題而失業,姑姑裴斗娜是射箭國手選手,飾演爺爺的老牌演員邊熙峰,演技最是突出,戲中他經營雜貨店,成為維持家計的支柱,卻不幸慘遭怪物毒手。一家人團結合力營救幼女的感情支線,不讓特效專美於前,成為帶領觀眾情緒起伏的戲劇關鍵。

導演用寓言式的手法,直搗社會問題沉痾與肯定家庭價值的重要性,諷喻犀利的風格不變,但多了更多動人的感情刻畫。但是論感情刻畫絕對沒有下面這部最新作品來的憾人。

作為奉俊昊的第四部作品,2009年的《非常母親》又回到了《殺人回憶》那類的鄉村殺人事件,並與其遙相呼應,但是角度從警方轉變為被害人、施暴者一方。劇中主角
金惠子靠賣草藥和針灸養輕微智障的兒子(元斌),某日兒子意外成為少女命案的嫌疑犯,她不相信兒子或做出這種事,所以孤立無援的四處奔走調查,希望找出真相,但事實卻遠超乎她的想像…。

在《非常母親》我們看見奉俊昊更加爐火純青的運用各種手法,設計一場峰迴路轉的人性悲劇,兩位主角金惠子、元斌苦而不悲、窮而不貧的母子生活,依舊是導演喜愛的小人物主角,母子兩人相互拉扯的痛楚,是全片營造的基礎,而奉俊昊以一種低調感傷式的筆調,碰觸社會家庭的種種問題,電影也保有奉俊昊一貫對於司法的批判與警方的不信任。

導演刻意選角元斌,讓他詮釋有著俊美的外表但智障的兒子一角,反差地呈現許多美好外表背後,其實有著更多不堪的內在。片中交錯著超現實的場面(例如:在廢棄摩天輪拷問時,死去受害者就在一旁演著當時的談話),與寫實的生活化風格,尤其是本片的劇情轉折細膩,後段的真相揭露,更是如豹尾般的驚人。

觀眾絕對會記得片尾元斌將母親的針灸盒還給她那幕,一切的絕望惆悵通通宣洩了出來,當母親做上出遊的遊覽車時,一旁開心忘我的乘客,跟她彷彿是兩個世界的人,她不得不拿起針灸的針,往那個能忘卻一切記億的穴道扎去,讓她也可以跟的大家一起開心歌舞。導演在這裡用詩意的逆光長鏡頭拍攝遊覽車的剪影,搭配著迷人的配樂,一時間所有百感交集的情緒全都發酵,直到銀幕全黑。奉俊昊再度以用負面的收尾,呈現人面對命運的挫折與激發出的強韌。

如果這部電影可以拿九十分的話,那當中有四十分都是飾演母親的金惠子得到的,雖然電影中間有些鬆散,但演員的表演讓這些都幾乎察覺不出痕跡。從電影的開場金惠子莫名的在山坡漫舞,到後來一直護子心切的焦慮,愛子質問她是否曾在兒時想帶他赴死的失控驚叫,還是得知又一個類似他兒子的智障兒,成了警方下一個替死鬼的崩潰抽搐,金惠子展現了一個資深演員的寶貴價值,她出神入化地做足了角色每一個層次的轉變,整齣戲就在她精采的表演中風光落幕。

奉俊昊九年拍四部電影其實不算多產,但是他每每都繳出令人驚豔的成績單,卻是少數維持品質的優秀導演,如果妳們喜愛上述這些電影的風格內容的話,建議全都找來欣賞,相信我,你絕對會著迷的。

文/Alan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tv 的頭像
litv

LiTV 線上影視

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