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

本屆金馬盛會即將在這週六(11/17)熱鬧揭曉,入圍的五部最佳作品,除了《誰先愛上他的》是台灣電影之外,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、《影》、《我不是藥神》、《大象席地而坐》都是中國電影,今年可以說是中國片的大年,《誰先愛上他的》能否突圍備受關注。

undefined

首先,畢贛導演的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可以說是他的前作《路邊野餐》的豪華升級版。電影在現實、記憶與夢境中迷走,玄妙難解、似夢似真、叙事沉溺,維持畢贛那一貫的呢喃詩語。最可觀的還是那最後長達一小時飛天入地、翻山過嶺的一鏡到底的3D長鏡頭,真的是場面調度的奇觀,這顆鏡頭幾乎成就的電影的一切。另外,影片刻意充滿著過去港台藝人的姓名當作取名,男主角黃覺叫羅紘武(「紅螞蟻合唱團」主唱),女主角湯唯叫萬綺雯(香港女演員),其他還包括左宏元、邰肇玫、徐小鳳(小鳳餐廳)等等都是華語音樂人,多少有種荒謬趣味,一種在陌生人事中又感到熟悉的違和感。強烈的作者風格,讓此片應該在導演獎比較有機會。

undefined

而張藝謀《影》是這次入圍的最大贏家,總共入圍了12項,算是近年來入圍項目最多的電影。他這次退去以往鮮明濃艷的色彩美學,改用黑白灰的水墨風格,創作出另一種古典素雅的視覺基調,加上中國傳統器樂風的配樂,整體看起來就像在山水畫中看歷史宮廷俠義電影。每個技術部門都非常厲害,攝影、美術、視效都有擒獎實力。只是電影本身還是很張藝謀式的作品,真身替身,國仇家恨、君臣權謀,形式為上的表現主義,雖然厚重但也淺顯易懂,商業性高於藝術性。但卻也藏有不少作品的影子,而且鑿痕太刻意,也是在導演獎上比較有機會。

undefined

身為台灣代表隊的《誰先愛上他的》表現手法非常舞台誇張喜劇化,雖然戲中人的際遇整體來說是悲劇,但是編導徐譽庭, 許智彥在笑罵淚水中還是體現出台灣人性格的溫善可愛,而且情感部份真摯感人。整體來說苦澀中帶甜,酸楚後回甘。是很難得通俗流暢,犀利熱鬧的尖銳喜劇。片中邱澤的小王與劉三蓮反而是兩個極端的對比(抗衡),當然他們之間最後的和解,比較像是編導想要得到的某種期望,一種社會共識能夠達到的和睦共處,雖然的確很不容易,從親切紛亂的台味背景與複雜的人物情感關係,來剖析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恨情仇,誇張喜感是調劑悲痛的糖衣。撇除一些小缺點與過火部份,它是有前三甲的實力。

undefined

賣座超過百億台幣票房的《我不是藥神》是真人實事改編的社會題材,編導文牧野在圓熟老練的敘事手法上,不著痕跡地批判中國藥品亂象的嚴重現象。每個帶著口罩直視鏡頭的病容,都是創作者對於官商勾結、民不聊生的環境時局的強烈控訴。影片在雅俗共賞中明確傳達寫實主題,並巧妙平衡了煽情與感人間的分寸,整體成績完整成熟,是勵志感人的成功悲喜劇,而且的確相當好看,難怪中國賣到翻天。如果以雅俗共賞的接受度與社會意義性來講,《我不是藥神》很有機會獲獎。

undefined

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是導演胡波的處女作也是最後作品(他拍完本片不久後即自殺)。這的確是部極為凝重深沈的灰暗低壓作品,長達近四個小時的厚重內容,描述片中四組人物各自在一天內遭遇的難以抒發的苦痛忿顢,煩躁絕望。人生似乎都是在某些絕境下,又掉入另一個更深的絕境。真是負能量超滿的厭世電影,鏡頭常常在角色身後跟拍著,觀影者看不見角色眼前的目標,像是角色自身對於未來方向的迷失茫然。四組人物交錯牽連上演著各自的難題,沒希望只剩怒吼悲鳴。主角們不約而同的目標,就是去滿洲里看馬戲大象,這成為一種荒謬無言的救贖。那種孤獨無依的絕望餘韻,令人久久揮之不去。本片的深沉衝擊與強大氛圍渲染,應該是最佳劇情片的第一人選。

 

撰文:朱哲輝(Alan)

圖片來源:金馬影展執委會/網路

2018金馬璀璨 光影綻放

undefined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tv 的頭像
litv

LiTV 線上影視

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