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

本屆金馬獎的「最佳導演」,除了最資深的張藝謀外,其他四位入圍者都是得過金馬的得主,因為金馬自從創立「最佳新導演」以來,自今還沒有任何一位新導演能夠同時入圍「最佳導演」。然後翻閱金馬獎55年來的歷史,只有兩次最佳導演得主該作品沒有入圍最佳影片(或是早年名稱的「優等劇情片」)。以這個條件來看,張藝謀與畢贛會是得獎機會最濃厚的入圍者。

undefined

曾經以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得過此獎的中國導演姜文,此次以《邪不壓正》第四度入圍該獎,我們可以看到儘管片子再怎麼荒謬惡搞,你都還是可以看得姜文做為電影創作者的揮灑自信。這片還是有他自《讓子彈飛》、《一步之遙》以來那種以古諷今的民初寓言喜劇,堆砌著滿滿的想法設計,甚至超乎敘事邏輯的節奏性。鮮明的作者風格,應該也會有好惡分明的觀影感受。技術上沒有話說,精心打造的老北平場景,娛樂性甚高的動作橋段,還有不知為何一直強調彭于晏的健美胴體。更通俗的姜文,其實得不得獎也不是他在意的了。

undefined

而《撞死了一隻羊》》是藏族導演萬瑪才旦的藏地人性短詩,以卡車司機幽微奇特的際遇,講著藏傳宗教的輪迴救贖理念,以及說不出口的政治禁忌。片中撞死的羊與被殺的人其實都是萬物生靈,在遼闊大地下,生死渺小卻也平等珍貴。更何況送人去復仇則又是另一種業障。電影如一場夢ㄧ段回憶,司機、殺手暗示著互為雙生。公路電影般的架構,簡約蕭瑟的氛圍,寓言式的創作主旨,加上宛如龍門客棧金鑲玉似的藏族老闆娘出來插花,導演比起前作《塔洛》更往意念深處裡鑽。觀眾跟著導演入夢,感受思緒就成為你自己的夢了。

undefined

曾以《推拿》獲得金馬最佳影片大獎的中國導演婁燁,本屆以《風中有朵雨做的雲》第三度角逐最佳導演獎。電影表面上是推理懸疑犯罪類型,導演婁燁用八十年代到現今中國改革發展的時空背景,以官商勾結的利益糾葛、複雜的愛恨情仇關係,透過角色人物、地理環境來暗喻中港台的政治指涉作品。敘事在過去式與現在式的交錯,利慾熏心的人性掙扎,鹹辛夠味的社會案件,拼湊出這齣過於戲劇化的警世寓言。光以商業性來講,它也是具可看性的電影,片中充斥著情慾、血腥謀殺,尤其一幕在玻璃樣板房車上對打械鬥,再追撞車禍,應該是入圍最佳動作設計的關鍵。

undefined

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則維持畢贛那一貫的呢喃詩語,也算是《路邊野餐》的升級版。畢贛真的是現今華語藝術電影的新希望,他宛如吸收了阿比查邦蔡明亮的創作養分。電影在現實、記憶與夢境中迷走,玄妙難解、似夢似真、叙事沉溺。最可觀的還是那最後長達一小時飛天入地、翻山過嶺的一鏡到底的3D長鏡頭,真的是場面調度的奇觀,這顆鏡頭幾乎成就的電影的一切。但我個人是喜愛《路邊野餐》勝過這部,覺得畢贛在60分鐘3D段落前的那80分鐘真的太隱晦不明、做作匠氣了。

undefined

本屆入圍12項的大贏家《影》,是張藝謀自《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後再度專研武俠類型,而且這次退去以往誇張鮮明濃艷的色彩美學,用接近黑白灰的簡約用色,再去拍宮廷與江湖門派的國仇家恨與人性糾結。在張藝謀的掌控下,每個技術部門都非常厲害,雨中太極圖上的大刀與傘的對決、彷木馬屠城等場面設計,都是令人嘆為觀止的影像奇觀。其實就張藝謀的創作生涯來講,不太需要一個金馬導演的錦上添花,但這次從各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,他的機會還真不小。

 

撰文:朱哲輝(Alan)

圖片來源:金馬影展執委會/網路

2018金馬璀璨 光影綻放

undefined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tv 的頭像
litv

LiTV 線上影視

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